跳至主要內容

文章

顯示從 十月, 2012 起發佈的文章

One Day

One Day in my life,致我們終將逝去的一生。 —— M   之前有一部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,《One Day》,或者情約一天。 這篇One Day僅僅只是我生命中普通又非常重要的一天的記錄。 確切的說是昨天。 又或者是每一個今天。   早晨5點半起床,洗漱刷牙泡咖啡,6點坐在電腦前,做些喜歡的事,比如繼續寫作影評。   7點多把影評發佈后,查了些關於語言學習的資料,以及和工作相關的擴展讀本,週末找個時間把它們從沙田圖書館接回啦。   8點40分出發,地鐵上幾乎每個人都在看報紙,我耳朵里聽的是Pimsleur JPN,朝陽已經打卡上班了。   8點55分到達轉乘站,看到了巴士stop繞了幾圈的排隊的人。一向準時的巴士今天並沒有按時到站發車,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鐘,才有一輛由別的巴士插了臨時號牌的應急車出現。排著隊走到車門口才看到站牌上的緊急通知:“行車路線上發生車禍,導致車輛無法準時返回車站發車,請諒解配合。”上了車司機說了幾句“大家擠擠讓更多人上來,下班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,請互相幫忙。”所有人都在行動,車子上比平時多了許多人,卻并不覺得擁擠。   9點25分到公司,木有鑰匙進不去T^T   9點31分,開始今天的第一項工作。 完成中英文文章,完成海報概念設計,完成分鏡草圖…… 學習工作流程,學習提高效率的軟件…… 他們每個人都好厲害,每個人分工各不同,在各自的位置上fighting,然後會大家一起brainstorming。 設計師真的大贊!!!真心閃瞎我的狗眼,突然發現自己真是渺小到塵埃里:P 在公司的一天,就這麼愉快的過去了~ 當自己那小小的作品post出來的時候,還是很高興的~ 每天只要1絲米的成長,一百天后也會有1厘米,一千天后,就會有1米的飛躍。 只要盡力就好。   18點45分,當天工作完成,從公司書架借了兩本書。   18點55分,聽著PJ,坐上去地鐵站的小巴,限速80,司機好喜歡沖到81又降到79,一路狂飆。   19點20分,到公寓,不一會兒下樓買菜的雙子和剛下班的白羊都回來了,三個人在做菜的時候聊天,關於“如何知道自己對什麽工作感興趣。”我的回答是:1、朋友告訴我的;2、自己試了試還真如朋友所說。 其實我對自己的瞭解並不比其他人對我的瞭解多多少,往往有的時候,別人對我的瞭解比我對自己的瞭解還要通透。如果不是親愛的S,我都不會發現我之

這是一次面試and聊天

下午的面試在香港國際機場,從公寓做巴士過去用了四十分鐘,到了找地方用了三十分鐘,總結起來就是1、google地圖和apple一樣不靠譜;2、我是個路癡。 到了那棟看起來很可愛的樓時,離面試時間還有四十分鐘。 上樓簽到,拿了一本資料坐到等待室里看,四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。 到時間的時候,加我一共三個人,進了一個會議室。   HR是個很nice的姐姐,從頭到尾只講過粵語和英語。 面試有兩個大部份,普通話介紹組員和英文小組陳述&討論一個最終答案。 拿了topic之後先思考五分鐘,這五分鐘里互相聊天,然後A介紹B,B介紹C,C介紹A。 我們卻犯了個大錯誤,五分鐘里都在各自想各自的,全然忘記要互相瞭解的事(時間過得好快—_—|||)。 然後HR姐姐真的很nice,讓我們各自普通話自我介紹作為彌補(當然這個集體大錯還是鑄成了)。 同組的C君和A君都是香港的local,普通話帶著港式特色,聽起來倒也懂了七七八八。 然後是英文陳述,主題是“你會介紹來香港玩的人去的香港景點”,A君說的貌似是Peak(後來問BBQ才知道這指的是山頂),C君說的是旺角,我說的當然是南丫島。因為它很特別,有著與港九新不同的香港味道。 最後的選擇是我說的南丫島,A君說,作為香港人真的不覺得南丫島很特別,但是如果要介紹給旅客,南丫島確實是一定要提及的存在。C君也說南丫島是不同於其他地方的香港,值得一去。 不能再同意。 面試大約持續了四十分鐘不到,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結束了。 最後HR姐姐說,回去等兩周吧,終面通知,如果有的話。 過程大概就是這樣。我曾看到過這家公司的面試還有半小時的筆試(在等的時候也有看見人在做題),這次卻沒有。正在奇怪的時候,A君告訴我,這已經是二面了,我們貌似略過了需要筆試的一面這樣子。 好神奇。   回來的路上,和A君C君同路搭地鐵。一路上都在聊天,用粵語加英文。 A君是城大創媒的畢業生,C君也在城大取得過學位。所以大家都是CTU的校友。 A君問我,你喜歡香港么? 我說,當然,食物尤甚。 A君和C君同時很詫異的看我,然後異口同聲的說,你居然喜歡香港。 我很奇怪,不解的看著他們。 A君說,他有個朋友,來香港八年,去年拿了永久。第一年的時候覺得很喜歡很中意很期待,第八年的時候覺得厭煩甚至討厭,想要出逃。 C君也說,你看到的香港,你想像的香港,和真正的香港,有很大很大的出入。 他們告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