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文章

顯示從 十一月, 2012 起發佈的文章

人生必修課

  今天去剪了頭髮,今年的第二剪,上次還是1月,過年前。 疫情突然殺到之後,理髮店、健身房、桌遊店,全關了。本來的很多安排,比如二月二龍抬頭固定理髮日,還有約好的劇本殺,全變卦。 是無奈,也是必須。 這疫情,沒這麼容易應對,2020、2021、2022,第三個年頭,人們似乎學會了怎麼對付它,但似乎又沒有學會。 保持社交距離的代價,說不上來。每個人置身的地方不一樣,代價也不同。就我而言,真的很像吃爸爸做的菜,喝媽媽熬的湯,還有外婆做的雞翅尖尖,阿姨做的辣螃蟹。 寫下這些字,就感覺口水翻騰。那味道我還記得,鹹的辣的,鮮的美的。 因為一些意外情況,今天感受到了氣血上頭的感覺。原來人在著急的時候,真的會氣血上湧直達天靈蓋。那種從內到外的膨脹感覺,分外疼痛難受。頭疼愈烈,卻還要忍著不舒服,繼續處理突發情況。 事後想想,當年奶奶得知她九十幾歲的媽媽摔了一跤,情況不太好時,也是因為著急,引發了腦溢血。從來身體硬朗的人,因為那一次突發事件,健康每況愈下。 從那時就一直提醒自己,遇事莫慌張,莫著急。結果今天,打破了內心的平靜。 事後再想想,雖然情有可原,卻沒有必要。晚上和媽媽視頻,說了這件事,媽媽說,她前段時間因為親姐姐癌症手術,前後張羅,也茶不思飯不想,睜眼閉眼都是我那可憐的姨媽。「我都懷疑自己得焦慮症了。」媽媽說。 手術很順利,腫瘤沒有擴散,恢復得也好。媽媽這才放下心,看了中醫,調理身體,終於恢復了些氣色。 「也許是上了年紀,不知怎地,情緒波動大了起來。」我親愛的媽媽笑自己。一向幹練果斷的她,真的甚少如此愁眉不展。她本來就睡眠不太好,這幾年迷上瑜伽和運動,總算調整好一些。前段時間,又回到夜夜輾轉反側。 始終身體是自己的,媽媽說,過後想通了,為家人擔憂也好,糾結也罷,最終如果傷了自己的身體,得不償失。 老媽說得對。但這個叫做「莫慌張、莫著急、學會放下」的人生必修課,並沒有那麼容易學習和畢業。 牽掛家人是牽掛,牽掛工作也是牽掛,害怕、著急、擔憂、恐懼,這些負面情緒或許起因不一樣,但表現出來總是那些信號:心慌、頭疼、失眠,甚至焦慮。我已經算是一個很少有負面情緒的人,但今天也難得地又重溫了這堂「莫慌張、莫著急、學會放下」的人生必修課。 理髮也是為了放空思緒,洗了澡,整理了思路,現在終於頭不痛了。 【 Copyright © 2022  www.AKIRASTAR.com  All rig

我才不想告訴你我捨不得你

她像個小孩子似的,跟在我後面走。   就像二十年前,我是個小孩子,拽著她的衣角跟在她後面走。   我其實很想轉過身抱抱她跟她說我愛她。   但是我不可以,我才不想告訴她「我捨不得你」。   不管我有多捨不得,她的旅程結束後,她還是要回到那座小城,回到他身邊。   那座城裡有她的父母,她的朋友,她的他,還有關於我和她的回憶。   我不可以加深她對我的捨不得,不可以動搖她對我的放心。   要讓她知道沒有她在身邊,我也能把自己照顧的很好。   我已經長大了,放心吧。   老媽。     打下這些字的時候,該死的一滴淚還是滑下來了。搞笑的是我嘴裡正在嚼著她從家裡帶來的雞翼,滿嘴家鄉的味道,催化了不捨得的情緒。也有可能是這幾天病了,揮不散的陰鬱讓思鄉升溫。   這幾年來,聚散離合到神經「麻木」,早已不再是最初那種安檢口笑臉道別,一轉身涕淚縱橫的雛鳥。每次離家都像是去某個地方當天來回一般,「走了」「好,照顧好自己」「知道啦」「拜拜」。   飛機帶著我回到我的生活,他開車載著她繼續他們的生活。   就像我從未回去過。       老媽來了又走一個星期啦。一個星期前她大老遠的跑啦參加我的畢業典禮,和她妹妹一起,一邊探親一邊旅遊。   然後我這混蛋卻沒有更多耐心,沒能更好地陪她們,就這樣,她們來了又走了。   我跟她說,請你來是請你來玩的,不是請你來當菲傭,況且自由慣了,突然被管束,各種不舒服。   她笑,管慣了,啥都操心,停都停不住。   然後兩人就一起哈哈大笑起來。     沒能給你們提供更好的條件,沒有更多的時間陪你,真是不好意思。   等我回去補償你吧,親愛的老媽。   換了新手機,裝了微信,人到中年也要時髦一把,何況這樣我們就能隨時保持聯繫。   聽說老爸有點兒吃醋,隨他去吧,誰讓他不一起過來。對付那個懶人,就只有把他驅趕到角落畫圈圈的辦法。   不過天蠍座腹黑又記仇,你還是偶爾玩微信的時候帶上他吧,免得他變成個嘮叨婦男,這樣我耳根就真沒有半刻清淨了。     時間在走,不知道哪一天你們就會化成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守護我,在那之前,我會用我的方法偷偷表達我捨不得你們。   但是,我才不會告訴你們我捨不得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