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文章

顯示從 二月, 2013 起發佈的文章

人生必修課

  今天去剪了頭髮,今年的第二剪,上次還是1月,過年前。 疫情突然殺到之後,理髮店、健身房、桌遊店,全關了。本來的很多安排,比如二月二龍抬頭固定理髮日,還有約好的劇本殺,全變卦。 是無奈,也是必須。 這疫情,沒這麼容易應對,2020、2021、2022,第三個年頭,人們似乎學會了怎麼對付它,但似乎又沒有學會。 保持社交距離的代價,說不上來。每個人置身的地方不一樣,代價也不同。就我而言,真的很像吃爸爸做的菜,喝媽媽熬的湯,還有外婆做的雞翅尖尖,阿姨做的辣螃蟹。 寫下這些字,就感覺口水翻騰。那味道我還記得,鹹的辣的,鮮的美的。 因為一些意外情況,今天感受到了氣血上頭的感覺。原來人在著急的時候,真的會氣血上湧直達天靈蓋。那種從內到外的膨脹感覺,分外疼痛難受。頭疼愈烈,卻還要忍著不舒服,繼續處理突發情況。 事後想想,當年奶奶得知她九十幾歲的媽媽摔了一跤,情況不太好時,也是因為著急,引發了腦溢血。從來身體硬朗的人,因為那一次突發事件,健康每況愈下。 從那時就一直提醒自己,遇事莫慌張,莫著急。結果今天,打破了內心的平靜。 事後再想想,雖然情有可原,卻沒有必要。晚上和媽媽視頻,說了這件事,媽媽說,她前段時間因為親姐姐癌症手術,前後張羅,也茶不思飯不想,睜眼閉眼都是我那可憐的姨媽。「我都懷疑自己得焦慮症了。」媽媽說。 手術很順利,腫瘤沒有擴散,恢復得也好。媽媽這才放下心,看了中醫,調理身體,終於恢復了些氣色。 「也許是上了年紀,不知怎地,情緒波動大了起來。」我親愛的媽媽笑自己。一向幹練果斷的她,真的甚少如此愁眉不展。她本來就睡眠不太好,這幾年迷上瑜伽和運動,總算調整好一些。前段時間,又回到夜夜輾轉反側。 始終身體是自己的,媽媽說,過後想通了,為家人擔憂也好,糾結也罷,最終如果傷了自己的身體,得不償失。 老媽說得對。但這個叫做「莫慌張、莫著急、學會放下」的人生必修課,並沒有那麼容易學習和畢業。 牽掛家人是牽掛,牽掛工作也是牽掛,害怕、著急、擔憂、恐懼,這些負面情緒或許起因不一樣,但表現出來總是那些信號:心慌、頭疼、失眠,甚至焦慮。我已經算是一個很少有負面情緒的人,但今天也難得地又重溫了這堂「莫慌張、莫著急、學會放下」的人生必修課。 理髮也是為了放空思緒,洗了澡,整理了思路,現在終於頭不痛了。 【 Copyright © 2022  www.AKIRASTAR.com  All rig

曾經寫博客的人們大都停止更新了

{0} 順著踩了一邊書簽里朋友們的博客,幾乎所有人的最後一篇都駐足在2012年。 2013,曾經寫博客的人們大都停止更新了。   「在你夜深最寂靜的時刻問問自己:我必須寫嗎?你要在自身內挖掘一個深的答復。若是這個答復表示同意,而你也能夠以一種堅強、單純的我必須來對答那個嚴肅的問題,那麼,你就根據這個需要去建造你的生活吧;你的生活直到它最尋常最細碎的時刻,都必須是這個創造衝動的標誌和證明。」   「每個人疲於處理自己的夢想,前途,娛樂,甚至基本生存。你又自己拍拍胸脯能保證不以己為先嘛,所以道理都懂,被動,恩。合理。 我就是不習慣冷到凋零的狀態,也不知道怎麼用凋零主動跟世界聯繫。積蓄能量吧,看看溫暖的時候,能量就回來了。」   「日思夜想的廣州,沒實現的撰稿夢,也讓這份期待已久的工作生出另外一面。但我不會逃避,該來的就來吧,路是自己選的,沒什麼好驚怕。我會帶著你們的愛,好好努力,終有一天我們會再次交匯;我也會帶著我自己的愛,一路向前,終有一天我們會相遇、相知。相信我。」   「在香港接收到滿滿兩天的正能量,見到很好的路人,遇到很好的你們,都讓我浮躁的心沈澱下來。好希望能保持著這種心情回到日常生活中,只要想起這兩天,以及想想以後再聚,就應該可以吧!」   以上文字的主人們,倘若你們看到,可愛記得,最後寫下那篇博客的那時那刻?     (1) 這個世界上的笨蛋太多了,所以他們拼命地想把你也變成笨蛋。 每個人都是可以成為天才的異類,在最開始。 因為周圍太多一無所成的笨蛋,漸漸你被就與他們發生不必要關係的自己剝奪了成為天才的資格。 因為他們口中的「不可能」,聽多了,柔軟的心會開始動搖,也便在嘗試之前,扼殺了你的可能。 你得跟這些笨蛋們堅定地說一句:走開! 這個世界上,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。 ——速記,一     [2] 所以當人看清自己的局限,是不是就可以有所行動,繼而產生改變? 最怕的不是沒有行動力,而是連自己有沒有錯,錯在哪裡都不知道。 你得明白自己的不足。 才能進步。 過程固然痛苦。 ——速記,二     |3|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。 但這個夢的內容,我一無所知,不記得了。 但它又是真實存在過的,我的夢。 可是,除了記得我做過一個夢,我什麼都不記得了。 那它是否真實存在,還是,只是我跟我自己說我做了一個夢。 我不知道。 虛構的夢與真實的夢的辯證關係。 這個辯證關係是個偽